氧化铁黄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黄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中小企业困境调查一年交税上百万难获贷款

发布时间:2020-12-25 16:16:21 阅读: 来源:氧化铁黄厂家

廖发球的悲剧,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小企业今年遇到的困境。企业如何度过难关?记者对诺曼科技创始人漆仕勋与中邦集团销售部经理李伟的访谈也许能有一点助益。

“我想不通,为什么我们这些中小企业一年交100多万的租金,养活几百名工人,每年向政府纳税几百上千万。可是当我们需要仅仅100万资金周转的时候,却得不到任何帮助。” 因为拖欠货款,又贷不到款,广东东莞厚街寮厦社区冠顺皮具厂老板廖发球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点燃汽油自焚。在他去世后,他的朋友如是对媒体说。

记者:请介绍一下您的经历吧。

漆仕勋:我是做打火机的,我之前在一家上市公司(新海集团,中国打火机制造业的唯一上市公司)做设计师。2008年,我到宁波创业,做模具,给人做加工做小作坊的。当时一个朋友借了30万块钱给我,我自己还有17万,拿了这些钱做原始资本。

记者:2008年正好赶上金融危机,您遇到困难了吗?

漆仕勋:那个时候我只有30岁,正是血气方刚,创业唯一(重要)的东西不是钱,而是我们的理念跟技术。人家能生存我一样能发展。但当时确实遇到了困难,我曾经想放弃的,不是别的问题,是资金问题。后来我们几个讨论了一下,我们都不发工资,只发生活费,所以大家陪我渡过了难关。

记者:从2008年到2011年,行业呈现什么景象?

漆仕勋:一句话萧条。今年过完春节,我们这边(打火机制造企业)至少要关掉40%。这几年来自国外的订单持续减少,连偶尔的反弹都没见过。可能也因为温州借贷危机的影响,我们这边(宁波)已经有一个老板,我认识的人,已经跑路了。

李伟:2011年的确比较反常。我五六年没有见过这种景像了,很多企业放假都很早,往年这时候都是最忙的时候。

新海公司匿名人士:我们是上市公司,有些事情能不说尽量少说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

记者:这样一来对行业的影响是不是非常大?

漆仕勋:对,他一跑路,闹得人心惶惶,我们现在采购原材料都要付现金,人家也怕。签合同都不管用了,不认识你是谁,熟人也一样,先给钱。整个的信任危机已经出现了。

记者:到2012年,情况会不会更糟?

漆仕勋:会的。整个行业会出现萎靡不振的情况,三年之内,那些做廉价代工的企业会消失,不总是说2012世界末日嘛,对于中小企业来说,我觉得这就是末日。

李伟:目前来看,明年不光是烟具行业,很多行业情况都不乐观,很多人对2012年都看空。

记者:国家的宏观调控不会起到作用吗?

漆仕勋:我认为政策不能救人,单一的产品不能救任何一个行业,关键是在于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老板的思路怎么样。真正的拯救需要持续不断地研发。

记者:制造业的日子这样难过,考虑过去炒房吗?

漆仕勋:之前跟朋友聊天的时候有过感慨,以前我在打工的时候总在想,要是我拥有一家制造企业那该多好。等我真正创业的时候才发现,他们都不做制造业了,都跑去炒房了。炒房需要钱,我没有钱,结果他们把钱赚跑了,我自己搞制造业赚不到钱了,感觉自己的命运赶不上他们很失败,的确是懊悔过。

我一个朋友,他运气好,稳赚。他2010年在山东临沂买了一块地,建了一个酒店,投资了大概三千万,现在他酒店跟地已经升值到八千万。如果之前我能有3000万的话,可能早去炒房了。但是现在,我不会了,我还是老老实实做我的制造业,做好一个产品出来,行行是状元,只要你用心了,哪行都能做好。

任何事情都有物极必反的过程,我还是喜欢做冷门、偏门。我还是喜欢做冷门、偏门。

记者:什么样的企业会垮掉,什么样的能生存下来?

漆仕勋:倒掉的人要么是不做了,要么是去外地,去内地发展廉价的劳动力去了。有百分之六七十的人都在这样干,还想靠廉价劳动力支持下去,我不去。我认为他们是短期行为,坚持不长的。在东南沿海的话,确实工资成本是很高的。但是整个贸易,整个制造行业如果要长期发展只有走科技路线,就必须要周边辅助的东西作支撑。物流、商贸、信息,你到农村去做工厂我认为不如去种土豆。

有两种人不会关门,第一种人以前赚到钱了面子撑不住,现在拿几百万元来亏也要撑到最后。还有一种欠银行的钱多,欠工业上的钱也多,但是又不至于卷款逃到国外去的人会做。

剩下来就是我们这种人了,讲研发、讲如何提升你的科技含量,做高档产品。中国人不是消费不起,但是中国(制造业)的思路跟不上国外。国外奥迪、奔驰来中国就比较好挣钱,为什么中国挣不了,中国人不是不够聪明。

李伟:这个对我们来说其实是件好事情。我感觉是,有实力的就能生存下来,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扩大自己市场份额的机会啊,逆境中求生存。

记者:中国的打火机制造业,给人的印象不就是外贸,做OEM贴牌吗?

漆仕勋:中国的企业一向是以廉价、劳动力来运营的,没有什么科技含量。打火机行业世界前三强,第一是法国BIC,第二是瑞典火柴厂,第三是东海平。中国人做的打火机1元钱一个,这样做了20年。经济高速发展到今天的时候,他们还在做1元钱的打火机,现在人工那么紧张,我们行业的工厂因为不能承担高利贷,跑路的跑路,倒闭的倒闭,多了。

BIC做欧洲派系的打火机卖到中国来,他们的品质、设计理念是相当好的,一来中国就是5元、8元、10元。在中国人有买的,但是不多,因为它承袭欧派的设计理念跟中国的文化大不相同,有很大的区别。我抓住了这个差异性,从2008年就开始调研做什么路线。2011年我的货供不应求,人家都在阿里巴巴(微博)做推广,我不需要,我的货忙着生产都来不及,哪里有精力去推广?而且我的产品在市场上卖5元,比普通的打火机要贵上10倍。以我的利润,不管再怎么通胀,我的售价不变,因为我的利润是有的。

李伟:这个印像我们一下子没办法改变,但我们只靠自己的产品说话。能不能赢得市场,产品是最有说服力的,光靠推广,没有实实在在的产品,企业是没办法长期生存的。而且我们一直说的是要走品牌路线,质检为企业的生命线。

记者:在打火机这么小、构造这么简单的器具上,怎么讲提升科技含量呢?

漆仕勋:以前打火机表面没有任何图案,后来有人做了一些贴纸贴在表面。手上有油、有汗弄脏它就要氧化,还有太阳紫外线照射会造成整个打火机变色。我们通过注入的技术,把图案做在塑料(10300,60.00,0.59%)的夹层、夹心里面。在里面碰不到看得着,视觉上的效果非常好。在夹心里面不受氧化、不受磨损,抗紫外线。这是我申请了发明专利的。

记者:您是怎么做到高利润的?

漆仕勋:我们打火机行业一般是以千万为一个月的生产量,我现在目前的生产量大概是100万左右。我100万个的利润跟附加值相当于他们的1000万,他们以前1000万一个月是需要大量的人工、廉价的劳动力来完成这1000万,现在没有这么多人给他用,并且现在没有办法承担工厂工人的工资。以前需要600人、800人,我现在只需要40人,完成了他们一个月1000万的产值。

传统的打火机制造,一般来讲毛利润是10%。纯利润低至5%、6%,靠廉价的劳动力,靠走量。如果按照5%的利润计算,他们一个打火机赚3分钱,做1000万个打火机赚30万元钱。我现在一个月做100万个,一个打火机5毛钱的利润,总共就有50万的利润。

我是小工厂小企业,典型的小企业,但是我有6个设计师、工程师。我的工程质量超过了上市公司。我的人工费用大一点,因为我给设计师按销量提成,最多的一个人一年能拿到60多万元,但是我一样能靠这40个人完成以前他们800工人的产值。

那些依靠廉价产品代工的企业,老板能仿我一个东西,但是不能仿我的脑袋,不能仿我的思路。这才是我的核心竞争力。

男科专业医院排名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专家

西医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石家庄中心医院预约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