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黄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黄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GTL拯救北美页岩气困局-【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20:35:36 阅读: 来源:氧化铁黄厂家

GTL拯救北美“页岩气困局”?

中国页岩气网讯:美国页岩气公司纷纷希望借助GTL技术化解低气价下运营困境,但这一努力究竟是“美丽的资本故事”,还是脱困良药?

在北美大陆,每年大约有1500亿立方米天然气被白白放空燃烧。正使用着高价天然气的欧洲人和日本人看到这样的场景一定会感到无限惋惜和愤怒。因为这足足相当于欧洲每年30%的天然气消耗量。如果这些天然气能够输往欧洲,他们就再也不用受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气了。

中小型公司成就了美国页岩气革命的爆发。如今,他们打算再次联手保住这场革命的胜利果实。小型化天然气合成油(GTL)技术是被他们视为扭转乾坤的“杀手锏”。

美国每百万英热单位的柴油价格已经是天然气价格的六倍之多。嗅觉灵敏的企业和投资商们迅速将目光投向了这片未开发的处女地。然而传统GTL工厂动辄十几、甚至几十亿美元的投资规模非大型巨头企业不能承担。于是,中小型公司们纷纷将目光投向了GTL小型化的道路上去。

2011年,世界上首个小型GTL项目在巴西石油公司的厂区内试运行成功。技术上的可行性和GTL产品——超低硫柴油在市场上的竞争力给予了人们巨大的投资信心。但是这项构建在传统技术基础上的新兴产业真能拯救美国页岩气公司吗?

热情燃烧的北美

“天然气合成油合约公司(CGTL)将会依靠GTL技术,以一种经济的手段彻底解决天然气放空燃烧的问题。整个行业都会因为我们而出现巨大的变革。”新上任的CGTL公司董事长托尼·海伍德意气风发地向全世界宣布。

因为2010年英国石油公司(BP)墨西哥湾漏油事件黯然下台的BP前首席执行官托尼·海伍德如今携手CGTL公司,带着GTL小型化再度出现在了公众的视野之中。不再是负面效应,托尼·海伍德意欲从积极地一面改变世界。

相比于沙索和壳牌这样掌握GTL技术的巨头公司,成立于2006年的CGTL公司显得非常不起眼。就是这样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小公司完成了位于巴西石油公司厂区内的世界首个小型GTL项目,并且将熟悉资本市场运作的托尼·海伍德招致麾下。其在GTL小型化上的野心不言自明。

目光盯上了美国近千个页岩气区块、数百亿桶石油当量天然气的中小公司远不止CGTL公司一家。和CGTL一样来自英国牛津郡的牛津催化剂公司也正在积极同美国国内最大的页岩气投资商皮萨切克接触,意图获得稳定的天然气气源。

位于哥伦比亚的维尔科伊斯公司(Velcoys)已经开始在美国兜售自己的小型GTL技术。依赖这些成本数亿美元的成套设备,天然气生产商可以自己生产出价值更高的超低硫柴油,从而获得更多的收益。

曾几何时,开发使用GTL技术被认为是沙索、壳牌这样巨头公司的特权。壳牌公司位于卡塔尔的GTL工厂是世界最大的GTL项目,每天能生产超过26万桶的各类成油产品。尽管产能巨大,但是投资也是十分惊人。从最初预计的50亿美元,飙升到最终的超过200多亿美元。

这样巨大规模的工厂,天然气需求量也是惊人的4600万立方米/日。即便没有这么高的产能,世界上能够满足每天1万桶产能的天然气区块也是屈指可数,只有总数的不到10%。而将产能预期降低到2000桶/日,就有40%的气田可以满足需求。

“1000桶/日产能的工厂,每天的成本约为10万美元。建设成本约为1亿美元。天然气价格为4每百万英热单位的话,每桶成品油的成本只有66美元。具有很大的利益空间。”牛津催化剂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罗伊·利普斯基对GTL小型化的未来信心满满。

推不掉的成本之累

中小公司热情似火,大公司却一直对此保持了最大限度的冷静。

尽管不断有沙索和壳牌公司进驻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建设GTL项目的报道。但《能源》记者从壳牌公司了解到的信息,至少到目前为止,壳牌在美国还没有开展任何GTL业务。大公司和中小公司的反应对比鲜明,而这恰恰反映出了当前小型GTL项目大规模商业化的症结所在。

“壳牌和沙索作为世界上最成功的GTL运营商,他们对于市场的判断更加正确。北美发展小型GTL的基础就是相对于世界其他地方都非常低廉的天然气价格。但是这个价格能够维持多久?页岩气井产量递减率高已经不是秘密了,未来十年内,美国天然气是否能维持每百万英热单位4美元的低价谁也不知道。一旦价格大规模上涨,甚至都不用高于欧洲的价格,这些小型GTL项目就将面临困境。”

国内一家大型合成油公司总经理对《能源》杂志记者如此评论道。

作为世界上最成功的GTL商业化项目,壳牌的卡塔尔珍珠GTL工厂有着不可复制的特殊性。与卡塔尔石油公司合作的背景,让珍珠GTL工厂获得了免费的天然气供给。珍珠GTL工厂的天然气气源是世界上产量最大的单个天然气区块。这块气田拥有全球总量15%的超过25万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储量,相当于1500亿桶石油。长期、低廉的天然气供给,让珍珠GTL项目成功的实现了商业化运行。

而这些优势都是目前这些在北美意图有一番作为的中小型公司所不具备的。此外,这些中小型公司都或多或少的刻意选择了忽略环境保护的成本。而这一点,在业内人士看来,正是GTL小型化大规模商业化的最大制约因素。

“GTL属于化工范畴,污染治理和环境保护是生产的必要过程。无论工厂的产能多少,这都是必需品。小型GTL也不会因为产能少就会在这方面有所减少。因此,大型工厂可以凭借产量的优势在短时间内收回成本,小型工厂则要花费两倍,甚至更多的时间。这里的不确定性就更多了。”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记者说,“此外,卡塔尔的例子已经证实了GTL项目耗水量大。对已经因为页岩气开采造成水污染而纠缠不清的美国来说,大量上马小型GTL项目更加困难。”

非常规油气的繁荣让人们更加专注于附加值更高的燃料产品。这无疑给了GTL技术一个走出单个试点项目,实现大规模商业化的最好时机。页岩气革命的成功已经证明了,只有充分利用资本,才能让一项新技术真正成为改变世界的力量。GTL小型化正是资本在商业模式开发上的尝试。

然而未来气价的不确定性、环境成本的压力以及可能的LNG出口,都给北美小型GTL的前景蒙上了阴影。业内人士也对GTL小型化不抱乐观态度:“北美小型GTL项目从设计到最终产品产出的每个环节都面临着问题,因此概念多于实干。我们要谨防中小公司利用概念进行炒作,影响到整个市场的健康发展。”

运城职业装订制

义马西装订制

丹江口订做职业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