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黄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黄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对非200亿美元贷款流向定盘基础设施仍占大头_[新闻new]

发布时间:2021-09-16 13:49:53 阅读: 来源:氧化铁黄厂家

中对非200亿美元贷款流向定盘 基础设施仍占大头

“预计今年非洲的增长速度将超过5%。”非洲进出口银行行长让-路易·埃克拉(Jean-Louis Ekra)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他认为非洲将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贡献者。

非洲进出口银行已经在资本上与中国形成了合作,股东之一是中国进出口银行。埃克拉认为,目前是投资非洲金融的合适时机,“以后的成本会更高”。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访问非洲时,就曾表示中国将落实好3年内向非洲提供200亿美元贷款额度的承诺。埃克拉表示,这笔贷款将用于发展非洲的贸易和基础设施等领域。

目前,中国已经超越美国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中非贸易额在2012年达到2200亿美元。“我们相信贸易伙伴的多元化对非洲来说是一个鼓舞人心的成果,因为你不想只依赖一个地区。”埃克拉说。

投资非洲金融的合适时机

《21世纪》:中国在去年承诺将在未来三年向非洲提供200亿美元贷款,你们是否会在其中发挥作用?

埃克拉:我们的主要合作伙伴是中国进出口银行。它是我们的股东之一,我们与之有很密切的关系。我们同意在这个项目上一起合作。中国进出口银行是一个政策性银行,它对这笔资金有直接的途径,我们将与其合作。

200亿美元的贷款不仅仅是用于贸易,还有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非洲发展银行负责处理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我们则处理与贸易有关的基础设施,是相对来说较小的项目。中国进出口银行则在这两个方面都有涉及。

《21世纪》:这笔贷款中将有多少用于支持贸易的发展?

埃克拉:具体细节还在商议之中,但我想数字应该不会少于20-30亿。

《21世纪》:你曾表示希望加强中国与非洲银行间的合作,提高中国的银行在非洲银行持股的比例,现在有新的进展吗?

埃克拉:我希望中国金融机构更多参与非洲金融机构。这很重要,但还未发生。这也许与银行的战略有关,也许中国的银行更倾向于发展伙伴关系,而不是进行投资。但我认为,现在是去非洲的合适时机,因为以后的成本可能更高。中国的银行应该这样想。

如果你看中国的银行规模,这是它们可以负担得起的投资。但目前只有中国进出口银行持有我们的股份,以及中国工商银行在南非标准银行持有股份。

《21世纪》:现在金砖国家在讨论成立金砖银行,非洲进出口银行是否也会参与其中?

埃克拉:我曾被问到过,你是否认为金砖银行和你们现在做的事情会不会形成冲突?我的回答很简单,非洲进出口银行目前每年提供60亿到70亿美元的融资,而非洲的贸易额已经达到1.2万亿美元。我认为还有足够的空间。

成立一个新的银行,它和原有的银行应该是相互合作,而不是互相排斥。在基础设施等领域需要的融资规模,不能仅凭一己之力完成,我们需要其他银行的参与,不管是金砖银行还是非洲发展银行,最重要的是要发挥协同效应,需要合作,而不是相互排斥。

我不清楚金砖银行目前进行到了哪个阶段,但一旦它成立,我们会与之合作。发展的最好方式是相互补充。

没有私营部门的声音,中非自贸区不会成功

《21世纪》:中国与非洲的贸易额在这几年实现了大幅增长,它是如何实现的?

埃克拉:其中大部分还是依赖大宗商品,比如说石油、铜以及其他矿产品。这些是实现增长的主要内容。加上大宗商品的价格可持续性,使得中非贸易实现了大幅增长。

但我们想要改变,我们认为不应只集中在某一些产品上,因为这么做有风险。所以我们想要实现多元化,推广更多的产品。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现在与尼日利亚政府合作,推广木薯的出口的原因。我们很高兴看到现在它对中国的出口正在增长。

《21世纪》:关于中国与非洲成立自贸区的讨论,你如何看待这种可能性?

埃克拉:目前的讨论还处于初步阶段,但我认为这很重要,这与促进非洲与中国之间的贸易是一致的。我们还没有看到协议的内容,但我们认为开始这样的讨论是件好事。

在贸易和贸易政策方面,我们会向非洲政府提供咨询意见。我们还成立了私营部门的平台,在有关世界贸易组织的政策中,参与制订非洲在其中的位置。这个平台也将在中非自贸区谈判中发挥作用。最终,在贸易这件事情上,政府不是贸易者,贸易者将来自私营部门。所以在讨论自贸区时,私营部门的声音是很重要的,否则它不会成功。

《21世纪》:你如何评估中国企业在非洲发展基础设施的努力?

埃克拉:中国企业正在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这是中国企业走向海外的新领域。但很多中国的承包商、制造商在拉美和欧洲的存在比非洲更多。非洲业务占他们总体业务量的比例还很小,不过这方面的业务正在增长。

“由非洲自己来决定 什么对我们是好的”

《21世纪》:关于中国在非洲的存在,有一种声音认为中国在实行新殖民主义,你如何看待这种观点?

埃克拉:我不喜欢主义这类词,不管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还是新殖民主义,因为它们指向的都不是实实在在的内容。我相信的是具体实在的关系。我不认为现在还有谁能够对谁进行殖民,这是不可能的。

对我们而言,我们会以更务实的眼光来看待这段关系。我们需要道路,中国能够修路,我们就会欢迎他们的到来。这是我们的方式。我们不从意识形态的角度来看待事物。在看待一段关系时,我们倾向于由我们,由非洲自己,来决定什么对我们是好的,而不是由其他人来告诉我们。

我们现在正在建设我们的大陆,需要所有可能的支持。我们需要建设道路和码头,需要发展电力。让我们着手做这些事情吧。

《21世纪》:持有这种观点的人会说中国在掠夺非洲的自然资源。

埃克拉:中国目前从非洲进口的自然资源占的比例大约是在17%到20%。那么谁在进口剩余的80%?如果中国不是唯一的进口方,他们为什么又会成为唯一实行新殖民主义的人?我不认为这是值得关注的说法,在我看来,值得关注的是,不管是中国、欧洲还是美国,如果他们需要自然资源,国内资源又无法满足,他们就会来到非洲。最终,每个人都想得到符合其利益需求的东西。非洲的利益需求是道路、电力和电话,这是我们想要的。

《21世纪》:从你的角度来看,你会如何评价中非关系?

埃克拉:这是一段积极的关系。我的总体评价是它是好的。当我们讨论中国与非洲的关系时,你会看到具体的成果,你会看到道路、建筑等,它是确实发生的,而不是空谈。所以我认为这是一段积极的关系,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

中国到美国海运专线

周转箩厂家

上海立新液压

龙岗成人高考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