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黄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黄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吹灯之我遇到的是鬼车-(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9:02:09 阅读: 来源:氧化铁黄厂家

鬼吹灯之我遇到的是鬼车

传说:鬼想吸人阳气、或是想上人身的时候,都会先吹人的后脖根。因为在人的体内有三盏“命灯”,头顶一盏,两肩各一盏。鬼吹人的后脖根目地就是想把人的“命灯”吹暗,或是使人回头,只要人一回头,“命灯”马上就会灭掉。民间所传的“鬼吹灯”其实指的就是这个。

今天晚上有月亮,行走在夜色中,看着那斑斓的光线清冷的洒在田间,远处树林子里不时地传出夜猫子出咕咕地叫声。

乡下人苦啊!大半夜的还要来田里浇水,我打开手电筒,面前自然可以看清楚一些,但四周却显得更加模糊。

水田中间的那片坟地使我很恐惧,几只萤火虫在座座石碑间穿梭,跟鬼火似的。而最让我害怕的,是我开着手电筒,在夜色里更加显眼。

在田间巡视了一圈,见没有跑水的地方,又重新回到田间小路,把手电筒关掉。刚坐下,还没来得急掏出衣服口袋里的烟,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从身后不远处传出来,还带着喘息声。

我连忙回头看,是一个女人,隐隐地从形态上看,是一个熟悉的背影。

“是李嫂吗?”我喊了一声。

那女人打开手电筒,向我这照了一下,然后走到我身边,“原来你也是趁着晚上后半夜来浇田啊!”李嫂说着关掉手电筒。

“是啊!白天要上班,没时间过来浇田,前半夜人家还没浇完,只有等后夜了,怎么李嫂也后半夜来?我大春哥呢?”我边说着话,边从口袋里掏出烟点上。

“你大春哥到城里打工去了,前天走的,我是将孩子哄睡了以后才来的。”

“哦!这样啊!”我看了一眼李嫂,心里想着,唉!李嫂也真不容易,他的小女儿还不到一岁。我就着说:“李嫂,你回家看孩子去吧!反正咱两家的田挨着,多开个口一齐浇,到天亮也能浇完。”

“那,那真是谢谢你了!”李嫂客套了几句回家看孩子去了。

李嫂走后,我看了看那月色照射下微微发白的河沟,然后给李嫂家的田改开口,让河水任意的流着。

夜晚的天,风声渐止,除了河水流向田里发出的哗哗声,四周陷入死一般的沉寂。面前的水田里,不时冒出阵阵水气。月光下,水田中间那片坟地里的几棵大树,倒影投射在水面上更增加了几分朦胧。不知现在是因为自己感到害怕,还是这后半夜里的孤独感,总感觉身处的地方很诡异。

想着想着,心里有些惶恐不安,其实大半夜的我心里当然害怕,越看水田里的那片坟地,就越感到恐怖,现在开始后悔帮李嫂的忙了,有赶快逃回家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田间小路的十字路口处,有白光照了过来,黑暗中出现的光很显眼,明显能看出来那是车灯。

但这车灯又不是特别亮堂的那种,乌黄乌黄的,如果形容,可能就跟那种白纸灯笼照出来的光一样,但是黄色的,而且耷拉着,感觉左右的光线不平缓。它往我这的方向过来,越来越近了。

我在小路上贴边站好,心里想着这是谁啊?这么窄的田间小路也能开车,技术一定很好。可是又感觉很奇怪,这是什么车啊!光有车灯,怎么听不到车引擎的声音?

那辆破车,正缓缓的向我这边一点点的驶过来,没有一点点声音,就像是看那静音的电影一样。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就算是殡仪馆拉死人的灵车,都不会给我这么大的压力感。

我不知道这车到底是怎么开动的,但是这车在距离我很近的地方停了下来。我看的见这车前面已经破烂了,整个车身也是面目全非,甚至连地盘,油箱都没看到。其中一只车灯破了,发出来的光很小,另外一只发出的光往上倾斜,挡住了驾驶座的位置。

这是谁啊!大半夜的跟我开这种玩笑。我把手电筒打开,往驾驶座上照射过去。这一照,让我倒抽一口冷气,驾驶室里空空如也,那上面什么都没有。

就在我迟愣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一只手拍在了我的后背上,力道不大,就好比抚摸一般,但是接下来,那一只手顺着我的后背脊梁骨,一点点的往上挪。有直到了我的脖子!

我能感觉到后颈上一抹冰凉,还掺杂着一股难闻的血腥气跟腐尸气味儿!我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就这么任由那一只手落在了我的后颈上,而后,顺着我的后颈,一点点的爬上了我的后脑勺。

害怕,恐慌,惊恐!我都不知道我应该用哪一个形容词来形容我此时的心情,整个身子已经完全僵硬了。

只能在心里一遍一遍的默念着,不要对我下手,我感觉自己脑袋已经乱套了,什么意识都不存在。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祈祷灵验了,那一只手在爬上我的后脑勺之后,停顿了一小会儿,而后,竟然挪开了!

我以为接下来还会有什么不能预知的事儿发生的呢,所以等了差不多半分多钟的时间,这才鼓起勇气,眯缝着眼,微微偏了一下脑袋,用余光瞟了一眼身后。

我的身后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不远处水田里的那片坟地,依旧安详的坐落在原地,再次回头看,连那辆破车也没了踪影,就好像刚才所有的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只有身后依旧不断吹来的凉飕飕的冷风,让我浑身都不自在。

我出现了幻觉?这地方真的太邪门了。重新环顾四周,总觉得阴森森的,就好像在我的身子周围,不断的有一个黑影在闪现一般,但是却捕捉不到,甚至我都不确定自个儿是否已经看见了!

夜风吹过,使我后背一阵阵的发凉,这种凉不是冷汗的凉,而是心里的凉!我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砰砰地声音。

这时,我听到有车轰鸣的响了几声,我再次打开手电筒,驾驶员的位置依然没有人,手电筒往旁边照了一下。一个双眼空洞无神,表情呆滞木纳的妇女,正坐在副驾驶上看着我。

“快跑。”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个,那车都破成什么样子了,那是车吗?连油箱都没有的汽车,正常的能跑吗?关键驾驶座上一个人都没有。谁在开车?

“天王老爷,王母娘娘,土地公公,阎罗王爷,快来救救俺……”我掉头就跑,幸好那车尽管诡异,但还没变态到追我的地步。我在田间小道七弯八绕,终于看不见了那破车的踪影。

上了回村的大路,一口气跑到村子里,这下心情平稳多了。那是什么东西啊?现在科技有这么发达?车破不要油箱,连他妈的司机都不要了。全智能的?

第二天,我和村里年长的老辈人说起此事,他们说:那是鬼车,是去接鬼的……

施工图晋城热浸塑钢管产品规格型号

液压混凝土湿喷机隧道液压湿喷机

15立方雾炮式喷雾降尘车哪价低

纺织胶辊用白炭黑弘兴白炭黑用途高吸油二氧化硅批发

乒乓球PVC运动地板淄博乒乓球地胶宝石纹运动地板

坑道内钻孔穿管机介绍

茂名市电白县专业代写标书的公司代写商业计划书费用

常州溧阳硬壳精装画册设计印刷厂

济南大红调合漆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