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铁黄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氧化铁黄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西部车企的麻辣诱惑

发布时间:2021-10-20 16:57:47 阅读: 来源:氧化铁黄厂家

西部:车企的“麻辣诱惑”

西部:车企的“麻辣诱惑” 更新时间:2010-9-20 6:31:06   成都车展之前,吉利汽车帝豪事业部副总经理黄海涛特意去了一趟位于成都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吉利基地,他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工厂正在进行车型生产的第二阶段标准化匹配工作,紧接着吉利成都基地就将进行SOP的最后调试,为车辆量产作最后准备。  去年10月28日,吉利成都基地的首款SUV车型——GX718正式下线,作为成都基地的阶段性成果,GX718车型有望在今年晚些时候推向市场,在此之前是紧锣密鼓的最后准备工作,这将是成都龙泉驿区推向市场的第三款整车。  龙泉驿区现象  吉利成都项目2007年落户成都龙泉驿区,同年10月成立高原汽车工业有限公司。一期工程投资总额13.5亿元人民币,建成以多用途乘用车SUV为主,经济型轿车、皮卡车为辅的柔性整车生产平台。  在一期项目建成后,将解决成都市2000余人的就业,实现年销售收入100亿元、利税11亿元。吉利项目仅为龙泉驿区诸多汽车项目其中之一,目前,一汽大众捷达、川汽野马等整车项目已经先后落户在这里。  2002年10月21日看好西部市场的一汽集团,注资2亿元建设四川省旅行车制造厂,2005年3月4日又使其变为“成都基地性质”的全资子公司。  2007年,占地面积1220亩,建设冲压、焊装、涂装、总装四大工艺生产线的一汽大众成都分公司成立,投产德国大众品牌的轿车产品。起步规模为年产15万辆,最终形成年产35万辆轿车的能力。全部项目达产后,年销售收入可达到400亿元以上。  2010年5月,投资额36亿元、占地45万平方米的一汽丰田成都新工厂又正式投产,生产新款普拉多与柯斯达,年生产能力由原来的1.3万辆提升至3万辆。此外,还有一汽的新能源汽车和川汽新能源汽车项目在此投建。  龙泉驿区5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整车和零部件领域的汽车项目正鳞次栉比地建造起来。这里已成为四川省委、省政府重点培养的两大“特色型成长型千亿产业园区”之一。截至2010年,已聚集包括10余家世界500强企业在内的100多个汽车整车和关键零部件项目。  今年,龙泉驿区实现整车制造10万辆,产值240亿元,汽车贸易额200亿元。到2020年,实现整车制造120万辆,产值2000亿元,其中新能源汽车25万辆,产值400亿元;零部件本地配套率60%,汽车贸易额1800亿元,汽车娱乐业产值500亿元。  龙泉驿区仅是成都汽车产业发展的缩影,而成都又是整个西部汽车产业发展的一个增长极。  西部的“麻辣”诱惑  车企几乎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西部。目前一二线城市的增长率偏低,而三四线城市仍旧保持两位数增长,达到30%以上。吉利汽车副总裁刘金良表示:“就吉利汽车而言,2010年呈现出西部快于东部,北部快于南部,三四线快于一二线,因此未来吉利整体销量的增长点还是要渠道下沉。”  今年1~8月,吉利汽车在四川、贵州、云南三个省的销量分别为8000余辆、5000余辆、4000余辆,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增长94%、80%、25%,成为吉利各个销售区域中,增长最快的省份。  而来自比亚迪的数据显示,比亚迪F6销售排名前十的地区中,四川、湖南、重庆等中西部省份占了3个席位,其中,甘肃、云南、贵州等地成为F6销售增长速度最快的省份,比亚迪在中西部地区的销售一路领先。  西部市场对于厂家的诱惑力,使得各个企业对在西部布局趋之若鹜。以吉利为例,西部布局已经成为其重要的战略步骤之一。在距兰州市区70公里开外的一片荒原上,吉利正在打造年产整车12万辆,引进配套零部件企业二三十家,年创产值百亿元的西北首个轿车城。  2009年,吉利兰州基地生产轿车1.8万辆,产品全部销往西北各地,并沿欧亚大陆桥出口到俄罗斯、乌克兰等国家,实现销售收入近6亿元。  “当初我们也疑虑过在这里建汽车厂到底能不能活下来的问题。但实践证明,看上去是一片荒芜的土地,其实蕴藏着勃勃生机。”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无独有偶,2009年12月,比亚迪汽车产销超百亿元暨西安二厂开工庆典,在西安高新区草堂基地举行。西安二厂项目总投入50亿元,新增40万辆整车及汽车零部件生产能力,预计2011年上半年整车项目正式投产,2013年完成40万辆整车、发动机及零部件生产能力。  届时,比亚迪汽车西安两大工厂将形成年产70万辆以上整车及关键零部件的生产规模,预计实现产值和销售收入超过350亿元。  现实与愿景  更为低廉的土地资源与劳动力,更加丰富的资源,更快增长的市场,都是车企纷纷选择西部的原因。  去年,当GX718在吉利成都基地下线时,记者问李书福为何布局成都,他表示:“从物流和人流方面考虑,都应选择成都。浙江制造的汽车运到成都运费高、易磕碰;大量川籍员工节假日回川也造成高成本和浪费。根据市场特点和规模来规划选址成都,使产品研发、制造本土化,使人才、干部本土化。”  不过,不能忽视的是,西部市场仍旧是我国汽车制造和销售中的“非主流”,无论是产业和市场的培育均存在着很多不确定因素。  从2010年上半年汽车产业的产值统计来看,西部诸省份中,除贵州、新疆、重庆等省区市的同比增长超过全国平均增幅外,包括四川、甘肃、云南、陕西、内蒙古等地的增速依旧低于平均水平;而青海、宁夏两省区的汽车产值几乎处于空白状态。  除了多数厂商还处于投入期,无法尽快释放产能外,西部原先薄弱的配套基础也延缓了其发力的速度。  一份来自西安市汽车产业发展战略课题研究组的报告指出,目前西部汽车产业发展仍存在如下三大问题:以生产制造为主,处于价值链的低端环节;核心竞争力优势不明显;全产业价值链还未构建完毕。  而诸如比亚迪在今年遭遇的“土地审批门”,也彰显了车企“淘金”狂潮背后,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企业本身的诸多冲动。

深圳周边自驾游

贺州地磅

合肥窗帘定制

企业定制白酒